家的修复之旅:最难处理的伤,来自你的原生家庭

原生家庭创伤,往往会影响我们一辈子。而故事中的女孩,选择用两年时间进行谘商修复,她说一开始的路波折难行,但撑过这段,将从此改变你的人生。

文|皮尔斯夫人

Lisa 是我在瑜珈师资训练里认识的一位大女孩。记得我去参加训练课第一个週末找不到住的地方,她一听到马上跟我说,「家羽,妳可以来我们学生宿舍住一晚,我有空房给妳住。」下了瑜珈课,跟着她回到宿舍,她已经将自己的房间整理乾净给我,她自己则跟男友睡隔璧的另一间房间。準备晚餐的时间里,她一边煮东西,一边用电脑打开给我看,她跟一群朋友组成的小乐团最近在酒吧的演出。

趁着 Lisa 在準备晚餐时,我问起她当初为甚幺会想要来参加瑜珈师资班的训练?那道小问题,好像击中了一个目标红心点的华剎一声,Lisa 提高的嗓门分贝大笑说:「这个问题一掀开,妳準备好要听我的故事了吗?」我被她这幺一说,一时间忘了肚子饿,要她就先坐下来跟我聊聊吧!晚餐的东西要不要待会弄?她倒很轻鬆回说,没关係我一边弄一边说也行的。

她跟我说,当初来上瑜珈其实是她大学的教授建议她来学的。曾经她有长达一年时间心闷、心绞痛,常感觉心头上有一颗很大的石头压住她,呼吸无法顺畅非常痛苦。但去医院做过各种检查,医生都说没问题、很正常啊!后来她将这个情况跟她最信任喜欢的指导教授说,指导教授跟 Lisa 问要不要试试看练瑜珈?也许身体上的伸展会对这个症状有帮助。后来 Lisa 说当她乖乖去上了一个月瑜珈后,胸闷与心绞痛的状况全不药而癒全好了。当她开心跟指导教授说这个消息,那位教授又积极地要 Lisa 去完成瑜珈师资班,她说当她有了瑜珈师资,未来更可以将瑜珈的身心灵练习结合到教职工作里。尤其 Lisa 的教职工作特别是在问题学生族群上,如果可以让这些孩子更早学会到自我身心灵的觉察练习,对他们的生命肯定会有更健康的开展。

我一听完这一段很好奇的问她,为什幺她的教职工作要特别选那些问题学生呢?这时 Lisa 已经将做好的晚餐端到桌上,坐了下来突然很安静地看着我一下,然后说,其实选择跟这样一群孩子生活,需要追朔到自己的童年。她说自己的母亲是ㄧ个患有严重恐惧症的母亲。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后,就不断跟她们说外面世界很危险、不能让孩子随便出去。为了禁足她们,母亲常常将她们的房门反锁起来,就是为了不让她出去跟其他小孩玩。等到她青少女时她成功地逃离家庭,找到社会局相关人士的帮忙,一边靠着社会局的帮忙,一边完成自已的学业。

家的修复之旅:最难处理的伤,来自你的原生家庭

因为有一段对她来说相当痛苦的童年经验,不仅没有击倒她,反而从那个黑暗的边境里长出一股全新的力量。她为自己将来的志业专注在要成为一个老师,尤其是针对那一个来自不健全父母的家庭孩子们。因为她更能感同身受理解孩子们的苦。

Lisa 继续跟我聊到,当初建议她去上瑜珈的大学指导教授,也建议她去进行原生家庭议题的治疗。透过教授的转介,她曾与家庭治疗师有过长达两年的谘商旅程。

治疗师在了解 Lisa 的童年故事,想要带她更深入回溯时,她心里相当抗拒。因为再去翻那些伤口,对她来说实在痛又难。但是 H 跟她说:「回溯你的童年,不是要你一样样列下伤症,写成一张怪罪父母的大罪状。回溯过程那些被你隐藏压抑的脓伤,会痛会流脓汁,但当我们勇敢诚实以对,脓伤都会变成痂。透过检视童年经验,对我们生命形塑的各种影响,除了完整陪伴自己疗伤走过,同时才能无惧地建立起人我的健康界线,并且提醒自己不去犯同样的错在其他人身上。这可是一场非常值得的家庭疗癒之旅。」

H 的温暖与爱打动融化了 Lisa 的心墙。Lisa 在两年漫长的治疗过程里,慢慢理解童年的伤,是她生命转身向幸福的蛛丝马迹。当她整理出童年几个重要的伤害核心情结后,疗癒只在一念之间如恩典魔法,让她生命的阴影裂缝竟开始长出花。那状似痛苦的魔考,成了祝福其他孩子的光。

她跟我说,目前学校工作带的将近二十个的青少年学生,大都是牵绕在毒瘾问题、酒精问题、家庭暴力、严重的情绪焦虑,或者是出生很快就变孤儿的孩子们。她说幸好曾花两年,走过那一段与 H 的原生家庭心灵对话,此刻当她遇见这一群孩子,她比一般老师更具同理心,因为她看得懂原生家庭对每个孩子造成的影响。为了想要教好这些孩子,Lisa 除了完成了大学外,还特别上了蒙特梭利的教育培训。因为她觉得蒙特梭利,对每个孩子个别性的尊重与挖掘更适合她带的这一群孩子。

她说她跟她男朋友都是老师,她们俩决定不生小孩,以后年纪大一些她们想领养问题家庭的小孩,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教养。她发着闪亮亮的眼跟我说,上一星期她的班上的一个大男孩下週末要去打足球赛,特别跑来跟 Lisa 说「Lisa 妳可以来看我的足球赛吗?妳可不可以代表我的家人来看我参赛?」她说那个十五岁的大男孩的爸妈,有严重的酗酒问题。当他要她代表他的家人去看他的足球赛时,她说她是多幺开心感动;因为她知道孩子不止将她当成老师,更将她当成如手足家人般的相知相惜了。

在快要结束瑜珈师资前,再一次入住 Lisa 温馨的小窝。Lisa 在我一进门时,开心跟我说有个好消息要跟我分享。她说前两个月,跟我断了十多年都没再见面的妈妈与爸爸姊姊,我们终于再见面了:「妈妈终于再来连繫我,是因为姊姊生了很严重的病在医院,她要我可否回去看看她们,我觉得自己也长大了是时间该回去疗癒这一块了。」

家的修复之旅:最难处理的伤,来自你的原生家庭

那一天妈妈跟我忏悔了很多事,然后妈妈也知道姊姊的病,也是因为她的状况引起的。妈妈知道她已经是ㄧ位学校老师兼瑜珈老师,震惊不已,无法相信她怎幺会如此勇敢地走出自己的路。她说十几年的分隔要马上去化解一切的纠结是不可能的。但妈妈说,她要为自己人生做的第一个改变是,她问 Lisa 可不可也收她为学生?她想跟 Lisa 学瑜珈,学习解脱自己身心的痛苦。

看着 Lisa 的背影,她还在忙着煮着麵条,我听完这一段起了身,骗她说我需要去上厕所。坐在马桶上按下沖水纽,赶快抽张卫生纸擦乾眼泪,幸好还有个小空间让我躲一下,让我心理激动的情绪缓一下。Lisa 的生命故事过了三年了,但时不时地都还会滚烫在我心。

我想起 Lisa 的故事,这一道微光在边境的生命之歌,那个小女孩看透自己原生家庭的苦,大胆勇敢地往父母亲人生的相反面走去的女孩。她之所以改写了人生,或许是她很早就认出了一件事,那就是,边境不会永远在边境,除非妳忘了自己也是一道光。而微光在边境的美,比起一般的光更灿烂,因为那样的一道光,是从一条长长黑道旅程里不顾一切,开疆闢土绽放开出来的光,她为黑暗带来重生的意义。她从一个问题家庭小女孩,蜕变成一个问题学生们最爱的老师,这个微光在边境的故事,她会永远待在我心里恆长地闪耀着歌唱着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